热点追踪

“兄弟相煎”还是殊途同归?——写在“网约车新政”落地一周年

发布日期:2018-01-08 浏览数:1463

 

  2016年7月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“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”,交通运输部和工信部等七部委联合公布“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”,自此,“网约车合法化”在中国“合法化”。

  一时间,传统出租车行业添丁进口,多了个“小兄弟”,而且是玩着高科技“降生”的小兄弟,于是俩“兄弟”如何和谐相处共同成长,成了社会公众关注的社会问题。

  “二胎”准生 “坚冰”终破

  其实,网约车与传统出租汽车并非先天的冤家对头。

  瑶瑶招车、快的打车、嘀嘀打车、大黄蜂打车和打车小秘,是业内5家最早上线服务的网约车平台公司,上线时间在2012年3月至2013年4月。其时,适逢我国出租车行业发展遭遇“空驶率高”和“打车难”并存的尴尬。中国社科院2012年公共服务蓝皮书显示,53.77%的人打车需要等10分钟以上;另一方面,出租车的空驶率非常高,有时甚至能达到40%。这就出现了要打车的人,满足不了需求;出租司机却耗着油,开着空车满大街“遛起了弯”……用行政手段进行“总量控制”下的传统出租车行业,与市场需求渐行渐远。

  于是,一批具有超前思维的创业家顺势推出了打车APP,出行市场就此有了“打车APP创始5大家”的诞生。不过,当时的打车APP都是以降低出租车空驶率和缩短乘客候车时间为目的,为出租车司机提供服务的。打车APP平台诞生之初,大受出租车司机欢迎,接下来,许多城市出租车司机同时加入多个平台,在仪表板上架起几部手机“抢单”,使得出租车司机收入大增,双方很快建立起“兄弟”关系。

  但时间不长,出租车司机们在巡游接客和“抢单”之间开始挑肥拣瘦,一句“预约了”就轻易把扬招客拒之于车门外。而平台这边呢,为了吸引司机,设计了“加价”功能,虽由此引起消费者的不满,也看到了数量管制下出租车供给侧巨大的市场缺口,遂开始拉来社会车辆助阵,一来以占领市场先机,二来可快速加大现金流,并摊薄运营成本,创造更优良业绩,吸引风投资本关注。随之,逐利的资本也如发现金矿般纷纷涌入,一场场烧钱补贴大战随即展开……使得消费者也快速习惯于使用手机APP出行。

  自此,打车APP平台与出租车司机之间的“兄弟关系”也开始走到尽头!

  血脉相通 相煎何益

  正当传统出租车与网约车反目成仇,矛盾不断之时,“网约车新政”出台落地了。

  网约车尚处于“灰色地带”之时,就依仗资本后台的力量,以一场场补贴大举侵占传统巡游出租车的“独占”市场,现在居然在国家层面上“合法化”了,巡游出租车当然心怀不满了。好在“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”为地方政府制订实施细则,留下了很大空间。

  截止“网约车新政”落地一周年,全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中已有133个出台了实施细则,网约车新政已在超过全国1/3城市落地。然而除了一线城市,二、三线城市还少有网约车真正持双证(人、车)公开上线运营,网约车与巡游车之间依然矛盾不断。

  有学者认为,网约车新政具有三方面的任务:一是推动网约车“差异化经营”,为社会公众提供“高品质服务”;二是在改革传统巡游出租汽车同时,推进巡游车与网约车的融合发展;三是落实国家“互联网+便捷交通”战略,以信息技术为依托,整合巡游出租汽车、网约车、网约顺风车等多种交通方式,为社会公众提供“安全、便捷、舒适、经济的个性化出行服务”。但其中的难点在于:国务院文件明确网约车与巡游车“实行错位发展和差异化经营”,七部委“暂行办法”又将网约车定位于“高品质服务,差异化经营”,但出租车市场会否按照“非市场”意志方向发展,恐怕不是一纸文件可定夺得了的。

  供求关系  市场决定

  从出租车市场的供求关系看,在需求侧20公里内打车需求占据总需求的90%,在这个距离内,安全、便捷是最基本,也是最高要求,在服务档次上并没有多少再进一步细分的需求。

  但是,在便捷性上,需求一直在升级:从扬招,到电话招车、网络约车,再到现今流行的移动约车,运价上也普遍。而供给侧呢,现在的出租车基本停留在巡游、扬招方式。

  运价上,需求侧大多也能接受“愿者加价”方式,而出租车一直实行政府定价。

  尤其在供求数量上,长期实行的“总量控制”,使得供求关系日益失衡。据出租车司机和企业反映,常州城区常年有未注册的网约车过万辆,约为现有3042辆出租汽车的3倍以上!充分说明了出租车市场供求失衡的严重程度。再有,城市中、远郊乡镇,甚至湖塘这样的城市副中心,“打车难”问题一直难以解决,居民长期无奈选择黑车代步。

  在行业管理上,出租车行业长期处于政府“特许经营”状态,运价、“份子钱”、劳资关系等,政府都要直接干预,“市场化”改革长期停滞。

  长期的政府管制下,出租车行业貌似平稳,但实际上一直暗流涌动。对于出租车司机,经营承包制加上运价的政府(成本导向)定价,司机收入增长只有多拉快跑或延长工作时间;对于出租车企业,份子钱受政府控制,为司机缴纳的“劳保费用”年年上涨,增加车辆成了抵消成本上涨的唯一办法;而增加车辆,司机们就会认为抢了自己生意,政府只能夹在中间,以总量控制来“维持行业稳定”。由此,出租车市场陷入了恶性循环:供不应求——需求转向黑车;黑车多了——司机罢运施压;增加数量——司机不同意……

  网约车的出现,既为市场增加了供给,有助于平衡严重失衡的供求关系,也为行业增加了一种新型的运营模式。至于现在与传统出租车之间的矛盾,只是“新旧交替”必然会出现的问题。有出租车行业从业人员对笔者说过,理性的来看,出租车司机老拿黑车、网约车说事其实站不住脚,老百姓打不到正规出租车,才会去坐黑车;网约车有人管,黑车没人管,群众选谁?如果摆到满足群众需求这点来说,传统出租车还是应该与时俱进,改革发展,总体来说,还是应该按中央说的: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发挥决定性作用,融合发展才有出路。

  (阿中文/图片来自网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