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追踪

网约车“战火”又起为哪般?

发布日期:2018-05-07 浏览数:1378

 


  4月18日,多家媒体报道,南京市下发《关于加强出租汽车市场规范管理的意见》(代拟稿),按照意见规定:对出租汽车实施政府调控,从4月20日零点起暂停出租汽车新增运力。这意味着南京市将全面停止网约车投放,并由此成为全国第一个提前对网约车数量管控的城市,无疑给了整天热衷于争夺市场份额数据,而置乘客利益于不顾的“网约车”平台当头一棒。

   

  许多乘客知道,网约车初起时,一度曾是出租车的朋友。

  2014年前后,网约车进入常州之初,首先加入平台的就是出租车司机。以游车接客为主要营运方式的出租车司机,利用空驶行程接单载客,降低了空驶率,提高了收入。接着,多家平台开始争夺市场,燃起一场补贴、红包大战,出租车司机甚至开始“挑客”,只接“网约”嫌弃“扬招”客……对原本表面看似“秩序井然”的出租车市场提出了严峻的挑战。

  作为一种新型的营运模式,网约车通过补贴、红包发起的出行市场大战,首先受到打击的不是出租汽车本身,而是机械、呆板的出租车营运模式和具有浓厚行政性垄断的出租车市场。战火初起,乘客既得到补贴、又有了比传统出租车更好的出行体验,更让乘客满意的是,网约车服务质量令乘客满意,司机才能收到全款;出租车司机既提高了收入,还能获得额外奖励,可谓皆大欢喜。而网约车平台及其背后的“天使投资”,通过“烧钱”探知了市场的巨大成长空间及其供给侧存在的问题。

  巨大的市场空间和难以跟上需求变化的运营模式,对更多的“资本玩家”产生了无法忽视的吸引力,网约车平台以闪电般的速度完成了一轮又一轮的融资,手中“有钱”的平台,不断把补贴红包大战推向高潮,意图挤压对手,不断扩充自己的市场占有率,借以提升自身价值。

  网约车市场开始野蛮生长……

  补贴红包催热了市场,很快受“总量控制”的出租车市场“供给不足”的矛盾日益暴露,网约车平台打起“共享经济”的旗号,通过招募社会车辆来增加供给能力。接下来,就是供给能力的增速超过需求增速,平台开始优先向社会车辆和黑车派单,用出租车“保底”,当出租车司机发现了这个秘密,开始与网约车平台渐行渐远,直至“翻脸”,视其为“抢饭碗”的竞争对手。

  平台公司之间为争夺市场份额的血拼,使得其发展方向开始“跑偏”,演变成为了“资本大战”。此轮大战,以2015年情人节滴滴与快的合并,以及接下来2016年8月滴滴收购优步,硝烟方才散去。

  2016年7月28日,国家出租车新政出台,网约车“合法化”的同时,在已有合法出租车前冠以“巡游”二字,以与网约车形成差异化,让二者“各行各道”。

  网约车“二战”挑战谁?

  2016年底,常州市发布推进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“通知”及“网约车细则”。2017年3月8日,首汽约车常州分公司获得全市第一张合规牌照,3月12日,51名驾驶员通过考试,成为常州首批网约车驾驶“正规军”……,似乎一场网约车、出租车之争就此以“差异共存”方式步入“正轨”。

  2017年9月底,同学小聚,因聚会地点不熟悉,同学叫了辆网约车同行。姜堰人钱师傅有经济管理大专文凭,很健谈,且在常打拼10多年,出租车开了5年,网约车开了3年多。钱师傅已经预感到又一场“风波”即将来临。

  钱师傅表示,出租车新政出台后,各地迅速取消了巡游车“经营权使用费”,降低了巡游车的成本。而网约车取消了补贴红包后,运营成本优势丧失了。如按照“细则”规定,网约车成本比巡游车只高不低,而营运效率只低不高。如果平台严格按照“细则”进行入门把关,车辆资源势必大幅下滑,从而丢失市场份额,这是平台无法接受的,就是滴滴这样的行业老大也是如此,不断被政府管理部门约谈、处罚,滴滴也是认罚、认错不改错。

  钱师傅所言“行业内情”,我们无法证实。但不久,钱师傅的“预言”应验了。

  去年11月9日早上,红梅街道门前马路隔离栏边,一位女青年准备打车,拦了两辆打着待租标志的出租车,都是低速驶过熟视无睹。这时,一个过马路的中年男子告诉女青年,“今朝出租车罢运,不要拦了……”。无奈之下,女青年掏出手机……3、4分钟过后,一辆黑色轿车在女青年身前停下,女青年刚上车,突然被后面一辆出租车超车截停,一位大块头女出租车司机下车用一只手按住黑色轿车引擎盖,后面又来两辆出租车在黑色车外挡一前一后停住,封堵住了突围通道,大块头女出租车司机不时对路人解释,“这是网约车……,××不管,只好我们自己来管”。网约车“二战”爆发了。

  最终,此轮网约车“二战”,在常州随着市交通运输局和市公安局出台“关于促进常州市区出租车行业发展的四点意见”而暂时平息。

  “满足需求、乘客利益”才是硬道理

  短短时间,爆发二轮网约车大战,值得深思。

  第一轮大战,初起时显然剑指出租车市场,但接着开始“跑偏”,演变成一场“资本游戏”。

  为什么原本不起眼的出租车市场,会在一夜间引起众多资本大鳄的垂涎,以致演变成为一场资本大战?

  众所周知,出租车行业是从私人出租车起步,从卖方市场演变而来。在出租车市场“供不应求”阶段,完全市场化条件下,暴利、宰客、侵害乘客利益等乱象层出不穷,屡禁不止。于是,政府出手干预,从实行“经营权有偿使用”,到出租车运价实行政府定价,再到实行“行政许可”制度,一步一步建立起严谨的市场秩序。但在此过程中,政府的角色潜移默化地由“市场监管者”演变为出租车经营者“家长”,而且“愈陷愈深,不可自拔”。过度的行政干预,使得出租车行业发展与出行市场的变化渐行渐远,而与政府越走越近,也使得经营者失去了改革和发展的动力和能力,一有风吹草动就找政府。整个出租车行业受体制机制的制约,转型升级、改革发展之路陷于停滞,成了政府手中的烫手山芋。

  其实,网约车跑偏和巡游车停滞一样,都是过多关注利益而忽视本源——满足群众多样化出行需求,提供物有所值出行服务体验。

  笔者认为,无论是网约车的规范化营运,还是巡游车的改革发展,都不能让行业服务对象——市民乘客缺位,遵守规则的“大战”可以,但群众需求不容忽视,乘客利益不容挑战。而政府监管部门,应该在坚决维护基本市场秩序的前提下,逐步将监管重心从管过程转移到管结果,而将属于市场的要素归还市场,将属于经营者的权利归还经营者。  阿中